南宋临安西湖的游船及其游艺活动

2019-12-17 11:08:30 648

南宋临安西湖的游船及其游艺活动

徐吉军   陆绍荣

[摘  ]南宋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与唐代都城长安(今陕西西安)、北宋都城东京(今河南开封)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国际性的大都城。而风光旖旎的西湖,当时已经成为海内外的游览胜地,有“销金锅儿”之号。在此背景下,西湖的游船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游艺活动也是丰富多彩,达到了历史的新高峰

[关键词]南宋;临安;西湖;游船;游艺

The Pleasure-boats of West Lake and Related Recreational

Activities in Lin'an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Xu Jijun, Lu Shaorong

ABSTRACT. Lin'an(now Hangzhou, Zhejiang), the capital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was among the three international metropolises in ancient China, the other two being Chang'an of the Tang Dynasty and Dongjing of the Northern Song Dynasty. The West Lake with beautiful landscape had been a tourist attraction famou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In this context, the pleasure-boat industry of West Lake achieved rapid development; and West Lake had seen a variety of recreational activities, which reached its heyday in history.

KEYWORDS. Southern Song Dynasty, Lin'an, West Lake, pleasure-boats, recreational activities

 

南宋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与唐代长安、北宋东京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国际性的大都城。1其时这里“户口盛,商贾买卖者十倍于昔,往来辐,非他郡比也2。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称之为“世界最美丽华贵之天城”3

西湖在南宋定都临安的100多年里,经过历朝统治者的不断修饰和逐渐充实,终于形成了一个自然景色与人文景观并重的风景区,这就是时人诗句中“山外青山楼外楼”的风景布局。时人吴自牧在其所著的《梦梁录》一书中概感道:

湖边园……皆台亭阁,花木奇石,影映湖山,兼之贵宅舍,列亭馆于水堤;梵刹琳宫,布殿阁于湖山,周围胜景,言之难尽。东坡诗云: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正谓是也……春则花柳争妍,夏则荷榴竞放,秋则桂子飘香,冬则梅花破玉,瑞雪飞瑶。四时之景不同,而赏心乐事者亦与之无穷矣。

而有的诗人更云:“一色楼台三十里,不知何处觅孤山?”4到南宋末年,“西湖十景”的名目已经形成,当时文人极力加以描绘和赞咏。他们往往以此为景,创作山水画。一些诗人、词人也以此为题咏对象,赋诗吟唱,著名的有王《西湖十景》组诗及周密的《木兰花慢·西湖十景》词5

都城经济和文化的发达,使临安市民追求起了物质和精神的享受。吴自牧说:“临安风俗,四时奢侈,赏玩殆无虚日。”6而风光旖旎的西湖更是成为海内外的游览胜地。《咸淳临安志》卷三二《西湖》说:“西湖……自唐及国朝,号游观胜地,中兴以来,衣冠之集、舟车之舍,民物阜,宫室巨丽,尤非昔比。”而生活在京城的临安人更是对西湖喜爱异常,周密《武林旧事》云:

西湖天下景,朝昏晴雨,四序总宜。杭人亦无时而不游……都人凡缔姻、赛社、会亲、送葬、经会、献神、仕、恩赏之经营,禁省台府之嘱托,贵要地,大贾豪民,买笑千金,呼卢百万,以至痴儿呆子,密约幽期,无不在焉。日糜金钱,靡有纪极。故杭谚有“销金锅儿”之号,此语不为过也

在此背景下,西湖的游船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达到了历史的新高峰。

一、南宋临安西湖的船舶类型

南宋临安西湖,不仅船舶种类繁多、形状各异,而且其船只制作之精美、工艺之先进,都令人惊叹不已。

南宋临安西湖的湖船,依其规模大小,可以分为御舟、大船、小船三大类。

(一) 御舟

御舟是西湖中最为豪华醒目的游船,史载:“御舟之华,则非外间拟。7“其船皆是精巧雕刻创造,俱用香楠木为之”8“四垂珠帘锦幕,悬挂七宝珠翠、龙船、梭子、闹竿、花篮等物”9。南宋时,安顿于小湖园水次的御舟共有三只,名为“兰荃桡、旱船”。宋理宗时,又制有御舟“梅”,停泊在翠芳园内10。这些御舟平时都不使用,只是在重大节日时偶尔露一下脸。《四朝闻见录》丙集《宁皇御舟》载道:

张巨济,字宏图,福清人。嘉泰间上书宁宗,以“慈懿攒陵今在湖曲。若陛下游幸,则未免张乐。此岂履霜露之义”?宁皇感悟其言,旋转一秩,由此湖山遂无清之声,非特俭德云。御至沉于波臣,黄洪诗云:“龙舟大半没西湖,便是先皇节俭图。三十二年安静里,歌一曲在康

至景定间(1260-1264),周汉国公主得旨,偕驸马都尉杨镇泛湖,“一时文物亦盛,仿佛承平之旧,倾城纵观,都人为之罢市”11

南宋临安的画家对御舟多有描绘。著名画家李嵩的西湖画作较多,除《钱塘观潮图》、《宫苑楼阁图》、《楼阁积雪图》、《货郎担图》、《夜潮图》、《茶会图》、《西湖图》等外,还画有《龙舟殿宇图》,都极工致。宋太祖七世孙赵伯驹(1120-1182),其西湖画作中也有《太液龙舟图轴》等。

(二) 大型游船

除御舟外,湖上尚有许多供游人租赁的大小游船上千只,其中仅名叫头船、楼船、大(或称画)的大船就有数百只。这些大船,包括头船、楼船、大(或称画)等在内,大小不一,大者“有一千料,约长五十余丈,中可容百余客;五百料,约长二三十丈,可容三五十客”12“皆精巧创造,雕栏画,行如平地。各有其名,百花、十样锦、七宝、金、金狮子、何船、劣马儿、罗船、金胜、黄船、董船、刘船,其名甚多,姑言一二13。这些大型游船,按其载重量大小,又可划分为头船、第二船、第三船、第四船、第五船、槛船、摇船、脚船、瓜皮船、小船等14。头船自然是这些大船中最大的一种,清厉《湖船录》一书解释说:“大者谓之头船。”当时西湖上的游船,仅头船就达百余艘。其名称也甚多,《武林旧事》卷三《西湖游幸》载道:“承平时头船如大绿、间绿、十样锦、百花、宝胜、明玉之类,何翅百余。其次则不计其数,皆华丽雅靓,夸奇竞好。”这些头船,一般都供给达官贵人或富商巨贾等使用,马虚中有诗道:“贵家游赏占头船。”《西湖老人繁胜录》亦载道:“节日大船,多是王侯节相府第及朝士赁了,余船方赁市户。”头船的服务十分周到,“舟中所须器物,一一毕备,但朝出登舟而饮,暮则径归,不劳余力,惟支费钱耳”15。正因为如此,因此头船“无论四时,常有游玩人赁假”16

毫无疑义,这些装饰豪华的大型游船主要是由官家制造和使用的,如“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御大龙舟,宰执从官,以至大应奉诸司,及京府弹压等,各乘大,无虑数百17。当然,“其有贵府富室自造者,又特精致耳”18。当时,西湖上有一只名叫“小乌龙”的湖“其舟平底有,制度简朴”。相传此“凡遇撑驾,即风波大作,坐者不安,多不敢撑出,以为弃物”19。然周密坐后却说:“余尝屡乘,初无此异也。”20

西湖大型游船的命名非常讲究,据周《清波杂志》载:“顷年,西湖上好事者所置船,随大小皆立嘉名。如‘泛星'、凌风’、‘雪篷'、‘烟艇',匾额不一,夷犹闲旷,可想一时风致。今贵游家有湖船,不患制名不益新奇,然红尘胶扰,一岁间能得几回领略烟波?但闲泊浦屿,资长年三老闭窗户以适昼眠耳。园亭亦然。”21

(三) 中小型湖船

湖中的中小型船只,数以千计。中型船只一般为“二三百料者,亦长数丈,可容三二十人”22。如摇船、小脚船便属于这类船。

摇船是指用划船航行的船。早在北宋时就已经流行于西湖上。如郭祥正《巾子山》诗:峨插天顶,寒翠洒湖光。吟客摇船子,犹疑酒香。23至南宋时,这种湖船更加常见。如高《西湖二首》之一:

浅水摇船冷沙,平林色接栖鸦。

湖边老树垂垂白,半是梅花半雪花。24

小脚船“专载贾客、妓女、荒鼓板、烧香婆嫂、扑青器、唱耍令缠曲,及投壶、打弹、百艺等。船多不呼而自来,须是出著发放支,不被25

小型船只有“瓜皮船”,这种船因其形状如切开的西瓜,两头小、中间大,故名。《梦梁录》卷一二湖船曰:“湖中有撒网鸣打鱼船,湖中有放生龟鳖螺蚌船,并是瓜皮船也。

此外,还有别具风格的采莲船,《梦梁录》载道:“更有豪家富宅,自造船只游嬉,及贵官内侍,多造采莲船,有和青布幕撑起,容一二客坐,装饰尤为精致。”26宋伯仁《戏作》诗曰:

青梅黄尽雨无多,柳影重重午日过。

忽听隔篱人语笑,采莲船子上新河。27

陈居仁《西湖感旧》诗:

苏公堤畔采莲船,蘸碧楼台动管弦。28

山色湖光宛如昔,心情不似十年前。

(四) 龙舟与车船

“西湖春中……皆有龙舟争标,轻捷可观,有金明池之遗风”29。在每年的二月初八日,西湖上一般都要举行龙舟竞渡活动。这一天,“西湖画尽开,苏堤游人来往如蚊”。龙舟少则六只,多则十余只,戏于湖中。“其舟俱装十太尉、七圣、二郎神、神鬼、快行、锦体浪子、黄胖,杂以鲜色旗伞、花篮、闹竿、鼓吹之类。其余皆大花、卷脚帽子、红绿戏衫,执行舟,戏游波中30

值得注意的是,西湖上还出现了当时最为先进的船舶——车船。车船出现于唐朝,到宋代时已经在社会上广泛应用。它是一种以人力为动力的木船,但不用帆桨之类的设备,而是安置轮子,边附短浆,由人踏动,激水行驶。其构造和设计原理与近代轮船已无甚差异。绍兴五年(1135)二月“丙寅,诏江东、浙西路各造九车战船十二艘,浙东造十三车战船八艘。时自荆湖得二巨舰以归,故命三路司仿其制为之31。五月癸未,又诏江、浙四路共造五车十小船五十,仍以贴纳盐袋钱五万为造船之费。32这些车船多用于军事,杨起义时,曾以车船大败官军。当时义军所用的车船,大者达三四十车,33如杨用的“和州载”大车船,长三十余丈,宽四丈余,五层楼,装有二十四个车轮,每个车轮有十二个人踩踏。它的上层建筑分为三层,高达十丈以上,可以载一千名士兵。毫无疑义,这种以轮代浆的车船,是当时最先进的船型。34到南宋末年,西湖上“有贾秋(似道)府车船,船棚上无人撑驾,但用车轮脚踏而行,其速如飞35

二、游船的租赁及其价格

(一)西湖游船的租赁业

西湖游船的租赁业非常发达,据《西湖老人繁胜录》载:

寒食前后,西湖内画船布满,头尾相接,有若浮桥。头船、第二船、第三船、第四船、第五船、槛船、摇船、脚船、瓜皮船、小船自有五百余只。南山、北山龙船数只。自二月初八日下水,至四月初八日方罢。浑木、拨湖盆,它郡皆无。节日大船,多是王侯节相府第及朝士赁了,余船方赁市户。

其租赁服务亦十分周到方便。《都城纪胜·舟船》曰

行都左江右湖,河运通流,舟船最便。而西湖舟船,大小不等,有一千料,约长五十余丈,中可容百余客;五百料,约长三二十丈,可容三五十余客。皆奇巧打造,雕栏画栋,行运平稳,如坐平地。无论四时,常有游玩人赁假。舟中所须器物,一一毕备,但朝出登舟而饮,暮则径归,不劳余力,惟支费钱耳。

此后的《马可·波罗行纪》同样有详细的描述:

湖上有大小船只甚众,以供游乐。每舟容十人、十五人,或二十人以上,舟长十五至二十步,底平宽,常保持其位置平稳。凡欲携其亲友游乐者,只须选择一舟可矣,舟中饶有桌椅及应接必须之一切器。舟顶用平板构成,操舟者在其上执撑舟湖底以行舟,(盖湖深不过两步)拟赴何处,随意所欲。舟顶以下,与夫四壁,悬挂各色画图。两旁有窗可随意启闭,由是舟中席上之人,可观四面种种风景。地上之赏心乐事,诚无有过于此游湖之事者也,盖在舟中可瞩城中全景,无数宫殿庙观园树木,一览无余。湖中并见其他游船,载游人往来,盖城民操作既毕,常携其妇女或娼妓乘舟游湖,或乘车游城。其车游亦有足言者,城民亦以此为游乐之举,与游湖同也。36

(二)西湖游船租赁价格

    西湖游船的租赁费用,视船只的大小、装修的豪华程度、租赁的时间及提供的服务多少等等,是有较大区别的。大致来说,装修豪华的大型游船,由于提供的服务项目较多,船只环境优美舒适,其租赁费用相对较高,平常百姓是无福享受的,只有富贵之家才用得起。因此,《西湖老人繁胜录》一针见血地指出:“节日大船,多是王侯节相府第及朝士赁了,余船方赁市户。”从租赁时间上来说,节日时由于租船的人较多,故价格较平时要高得多。如二月八日及寒食、清明时租船,游客还必须事先向船主预约。其租费,《梦梁录》卷一二《湖船》有载:“非二三百券不可雇赁。至日,虽小脚船亦无空闲者。船中动用器具,不必带往,但指挥船主一一周备。盖早出登舟,不劳为力,惟支钱耳。”据此可知,西湖游船的租金一般是一天二三百贯会子,这个价钱除了游船的租金,还包含了船上相关器具用品的租金。低于这个价是很难租到游船的,这还不包括游客给船上相关服务人员(如船夫、厨师等)的小费。

三、西湖竞舟及其他水上游艺活动

    (一)龙舟竞渡

竞舟又称为龙舟争标或龙舟竞渡,是为了纪念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士屈原和伍子胥。其竞渡时间往往选择在每年的五月初五。

杭州的龙舟竞渡,形成于唐代。据五代刘崇远《金华子杂编》卷上所载:

崔涓在杭州,其俗端午习竞渡于钱塘湖。案即西湖也。每先数日即于湖沜排列舟舸,结络彩舰,东西延袤,皆高数丈,为湖亭之轩饰。忽于其夕,北风暴作,彩船汹涌,势莫可制。既明,皆逐风漂泊湖之南岸,执事者相顾莫之为计。须臾涓与官吏到湖亭,见其陈设,皆遥指于层波之外。大将愧惧,以彩舰联从,非人力堪制,无计取回。涓微笑曰:“竞渡船共有多少?令每一彩舫,系以三五只船,齐力一时鼓棹,倏忽而至,殊不为难。”观者叹骇,服其权智。涓之机捷率多如此。

北宋时西湖竞渡,除端午外,早春二月初八也有一次,相当热闹。这一天,西湖上大小游船云集,画舫更是张灯结彩,呈现出一派节日的景象。参加竞渡的龙舟,在船上装饰彩旗、锦伞、花篮等装饰物,有的还在缎带上写有文字标记;参加竞舟的人也是精心化妆打扮,摩拳擦掌。竞渡开始,所有的龙船金鼓齐鸣,船队先行绕湖一周,向观者示意,然后摇旗竞发,各显竞技,拼力追赶,最先达到目的地的龙舟,按惯例可以获得标杆上挂的礼品。时人谓这种竞技项目为“竞渡争标”。此时此际,湖中游船争相围观,水面上众多的画楫栉比如鱼鳞,根本无行舟之路;两堤骈集的数以万计的观众,几无置足之地。箫鼓、歌欢之声雷动,盛况可谓空前。范仲淹在杭州时,就利用西湖竞渡的民俗,让居民出游竞渡,以度灾荒。

皇祐二年(1050,两浙路大饥荒,沿途到处可以看到饿死的人,饥民更是成群结队。是时范仲淹来杭州任知州,他没有沿用传统上的开仓发放救济粮或施粥济荒的做法,而是一反常态,因势利导,采取灵活的政策,创造性地实施了三项不为常人所理解的“荒政三策”,变被动救灾为主动兴利。同时,他利用杭州人好做佛事、喜好游玩的习俗,大兴旅游业,在西湖上大搞龙舟竞渡活动,纵民出游观赏。他自己也常到西湖游船上去主持竞渡活动,日出宴于湖上。在他的倡导下,西湖竞渡活动自春至夏,一直搞得热热闹闹,城中居民空巷出游,甚至引得邻近地区的富人贾客也纷纷前来观光做生意。一时杭州的饮食、住宿、贸易等服务行业都得到了振兴,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这样一下子增加了数万名就业者。这一年,两浙唯杭州晏然,民不流徙,皆范仲淹之恩惠也。37

至南宋时,这种传统的西湖竞舟活动仍得到更好的发展,无论是规模,还是观者人数,可以说是空前绝后,成为临安最为盛行的水上体育竞技项目之一。

南宋时的西湖竞舟,一年中要举行数次。从目前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主要有三次:

第一次龙舟竞渡活动,时间为二月初八祠山圣诞时。38《梦粱录》卷一《八日祠山圣诞》对此有比较详细的记载:

初八日,西湖画舫尽开,苏堤游人,来往如蚁。其日,龙舟六只,戏于湖中。其舟俱装十太尉、七圣、二郎神、神鬼、快行、锦体浪子、黄胖,杂以鲜色旗伞、花篮、闹竿、鼓吹之类。其余皆簪大花、卷脚帽子、红绿戏衫,执棹行舟,戏游波中。帅守出城,往一清堂弹压。其龙舟俱呈参州府,令立标秆于湖中,挂其锦彩、银碗、官楮,犒龙舟,快捷者赏之。有一小节级,披黄衫,顶青巾,带大花,插孔雀尾,乘小舟抵湖堂,横节杖,声诺,取指挥,次以舟回,朝诸龙以小彩旗招之,诸舟俱鸣锣击鼓,分两势划棹旋转,而远远排列成行;再以小彩旗引之,龙舟并进者二;又以旗招之,其龙舟远列成行,而先进者得捷取标赏,声诺而退,余者以钱酒支犒也。

《武林旧事》卷三《西湖游幸》对这一盛况也有生动的描述:

龙舟十余,彩旗迭鼓,交舞曼衍,粲如织锦。内有曾经宣唤者,则锦衣花帽,以自别于众。京尹为立赏格,竞渡争标。内珰贵客,赏犒无算。都人士女,两堤骈集,几于无置足地。

从上述两书中所说的“游人来往如蚁”、“都人士女,两堤骈集,几于无置足地”,我们不难想见龙舟争标受欢迎之程度。楼钥《湖亭观竞渡》诗赞曰:

涵虚歌舞拥邦君,两两龙舟来往频。

闰月风光三月景,二分烟水八分人。

锦标赢得千人笑,画鼓敲残一半春。

薄暮游船分散去,尚余萧鼓绕湖滨。39

由于观者群集,因此每次都要发生蹂践而死的现象。高斯得《西湖竞渡,游人有践蹂之厄》诗便记载了这种现象:

杭州城西二月八,湖上处处笙歌发。

行都士女出如云,骅骝塞路车联辖。

龙舟竞渡数千艘,红旗绿棹纷相戛。

有似昆明水战时,石鲸秋风动鳞甲。

抽钗脱钏解佩环,匝岸游人争赏设。

平章家住葛山下,丽服明妆四罗列。

唤船催入里湖来,金银百万标竿揭。

倾湖坌至人相登,万众崩腾遭踏杀。

府门一旦尸如山,生者呻吟肱髀折。

西湖自是天下景,何况遨头古今压。

一时死者何足道,且得佳话传千叶。

谏官御史门下士,九重天高谁敢说。

  溪翁聊尔作歌谣,谨勿传抄取黥刖。40

第二次龙舟竞渡活动,时间为清明节。清明节在寒食节的第三天,此节的主要活动有上新坟、春游、观龙舟、插柳、上头等等。《梦粱录》卷二《清明节》论南宋杭州风俗说:这一天,“官员士庶,俱出郊省坟,以尽思时之敬。车马往来繁盛,填塞都门。宴于郊者,则就名园芳圃、奇花异木之处;宴于湖者,则彩舟画舫,款款撑驾,随处行乐。此日又有龙舟可观,都人不论贫富,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虽东京金明池未必如此之佳。殢酒贪欢,不觉日晚。红霞映水,月挂柳梢,歌韵清圆,乐声嘹亮,此时尚犹未绝。男跨雕鞍,女乘花轿,次第入城。又使童仆挑著木鱼、龙船、花篮、闹竿等物归家,以馈亲朋邻里。”又曰:“此日又有龙舟可观,都人不论贫富,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虽东京金明池未必如此之佳。”41

第三次龙舟竞渡活动,时间为端午节。从上述的文献记载来看,这一活动是沿袭前代,赵汝回《西湖重午作》诗描述道:

高诵招魂招屈平,只应沉恨隔浮萍。

着骚直以尸为谏,亡楚如何醉不醒。

像虎空悬青艾束,辟兵难望彩丝灵。

凭君一激沅湘水,净洗中原血铠腥。42

(二)水秋迁等水上游艺活动

所谓水秋迁,顾名思义就是一种跳水与秋迁相结合的水上娱乐项日。《东京梦华录》卷七《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载道:“又有两画船,上立秋迁,船尾百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候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秋迁,将平架,筋头掷身入水,谓之水秋迁。”由此可知,秋迁架设在两只画船上。百戏艺人在荡秋迁时,船上鼓笛齐鸣;当艺人荡至架子顶平时,以筋斗掷身跃入水中。这种动作惊险、姿势优美的娱乐项目,深受大家欢迎。如时人王珪《宫词》云:“内人稀见水秋迁,争擘珠帘帐殿前。”43这种水上娱乐项口至南宋时仍然盛行,如《都城纪胜•瓦舍众伎》中便载有“并教船水秋千”。

 

 

〔作者简介〕徐吉军,浙江宁海人。1961年生。现为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浙江学刊》主编,浙江师范大学、浙江理工大学兼职教授,杭州市社会科学院南宋史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研究中国文化史和宋史,曾与李学勤、陈高华、傅璇琮、陈桥驿等先生一起主编有《长江文化史》、《黄河文化史》、《中国风俗通史》、《中国服饰通史》、《中国藏书通史》、《中国饮食史》、《中国都城辞典》等多部大型学术著作和辞典等;独著或合著有《南宋史稿》、《南宋都城临安》、《南宋临安工商业》、《中国丧葬史》、《浙江文化史》、《浙江名城》等多部学术著作。多次获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和省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陆绍荣,中共杭州市西湖游船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

1 特蒂乌斯·钱德勒(Tertius Chandler)、吉拉尔德·福克斯(Gerald Fox):《城市成长的3000年》,学术出版社,1974年,第314-323页。

2 吴自牧:《梦梁录》卷一三《两赤县市镇》,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14页。

3 〔法〕沙海昂注、冯承译:《马可·波罗行纪》第一五一章《蛮子国都行在城》,中华书局,2004年,第570页。

4 周辉:《清波杂志》卷三《钱塘旧景》,中华书局,1994年,第117页。

5 周密:《洲渔笛谱》卷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6 《梦梁录》卷四《观潮》,第27页。

7 《武林旧事》卷四《故都宫殿》,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53页。

8 《梦梁录》卷一二《湖船》,第111页。

9 《武林旧事》卷西湖游幸》,第37页。

10 《武林旧事》卷四《故都宫殿》,第53页。

11 《武林旧事》卷三《西湖游幸》,第39页。

12 《都城纪胜·舟船》,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90页

13 《梦梁录》卷一二《湖船》,第110页。

14 《西湖老人繁胜录》,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第105页。

15 《都城纪胜•舟船》,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第90页。

16 《都城纪胜•舟船》,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第90页。

17 《武林旧事》卷三《西湖游幸》,第37页。

18 《都城纪胜•舟船》,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第90页。

19 《梦粱录》卷一二《湖船》,第111页。

20 《武林旧事》卷三《西湖游幸》,第39页。

21 《清波杂志》卷一二《船舫立名》,第521—522页

22 《梦粱录》卷一二《湖船》,第110页。

23 郭祥正:《青山集》卷二五,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4 :《菊集》,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5 《梦梁录》卷一二《湖船》,第111页。

26 《梦梁录》卷一二《湖船》,第111页。

27 《江湖诗集》卷七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8 厉鹗:《宋诗纪事》卷五,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1266页。

29 《都城纪胜·舟船》,载《南宋古迹考》(外四种),第90-91页。

30 《梦粱录》卷一《八日祠山圣诞》,第7页。

31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六,中华书局,1988年,第1425页。

32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九,第1483页。

33 李纲:《梁溪全集》卷一〇三《与宰相论捍贼札子》。

34 参见《宋史》卷三六五《岳飞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六六,绍兴三年六月条;《杨事迹》卷上;《老学庵笔记》卷一,中华书局,1979年。

35 《梦梁录》卷一二《湖船》,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10-111页。

36 〔法〕沙海昂注、冯承译:《马可·波罗行纪》,中华书局,2004年,第583页。

37 《梦溪笔谈》卷一一《官政一》,参见胡道静《新校正梦溪笔谈》,香港中华书局,1975年,第125—126页。

38  如《都城纪胜•舟船》曰:“西湖春中,浙江秋中,皆有龙舟夺标,轻捷可观,有金明池之遗风。”

39 楼钥:《攻媿集》卷一〇,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40 高斯得:《耻堂存稿》卷七,《丛书集成初编》本。

41 关于北宋开封皇宫金明池中的龙舟竞渡活动,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对此有生动而详细的描述:“有小龙船二十只,上有绯衣军士各五十余人,各设旗鼓铜锣。船头有一军校,舞旗招引,乃虎翼指挥兵级也。又有虎头船十只,上有一锦衣人,执小旗立船头上,余皆著青短衣,长顶头巾,齐舞棹,乃百姓卸在行人也。又有飞鱼船二只,彩画间金,最为精巧,上有杂彩戏衫五十余人,间列杂色小旗绯伞,左右招舞,鸣小锣鼓铙铎之类。又有鳅鱼船二只,止容一人撑划,乃独木为之也……诸小船竞诣奥屋,牵拽大龙船出诣水殿,其小龙船争先团转翔舞,迎导于前。其虎头船以绳索引龙舟。大龙船约长三四十丈,阔三四丈,头尾鳞鬣,皆雕镂金饰。楻板皆退光,两边列十阁子,充阁分歇泊,中设御座龙水屏风。楻板到底深数尺,底上密排铁铸大银样如卓(桌)面大者。压重庶不欹侧也。上有层楼台观槛曲,安设御座。龙头上人舞旗,左右水棚排列六桨,宛若飞腾。至水殿,舣之一边。水殿前至仙桥,预以红旗插于水中,标识地分远近。所谓小龙船列于水殿前,东西相向;虎头飞鱼等船,布在其后,如两阵之势。须臾,水殿前水棚上一军校以红旗招之,龙船各鸣锣鼓出阵,划棹旋转,共为圆阵,谓之旋罗。水殿前又以旗招之,其船分而为二,各圆阵,谓之海眼。又以旗招之,两队船相交互,谓之交头。又以旗招之,则诸船皆列五殿之东面,对水殿排成行列,则有小舟一军校,执一竿,上挂以锦彩银碗之类,谓之标竿,插在近殿水中。又见旗招之,则两行舟鸣鼓并进,捷者得标,则山呼拜舞。并虎头船之类,各三次争标而止。其小船复引大龙船入奥屋内矣。”这段文字记载,将金明池龙舟争标中船的大小种类、参加人数、布列阵势及夺标的壮观场面一一反映了出来。此外,宋代金明池龙舟争标在时人的绘画作品中也有反映,如北宋画家张择端所绘的《金明池争标图》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42 《江湖后集》卷七,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43 王珪《华阳集》卷六《宫词》,文渊阁《四库全书》本。